香港宵夜

开着冷气的双层巴士中最叫人难受的,无非一身“茶餐厅味”的乘客。试想,在拥挤吵闹不透风的室内,一个彪形大汉随手抓起一把肉菜,“擦”地一下丢进满满一锅热油里。巨大的冲击引起一次小爆炸,黏糊糊的油脂瞬间飞散到空气中,老化、发臭,见头发就粘见衣服就蹭,最后全部粘在你眼前这位中年女子身上。她满身腥腻的小恶魔钻进你的鼻孔,让你阵阵作呕。

深夜11点半的车,无法苛求太多。这位女士,想必她也很累了。

找了份夜班工作的我,每天下班都把心思全花在吃宵夜上。从港岛到九龙的路程,犹如看一朵鲜花凋零:11点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