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迪的巴塞罗那 (超全)

从巴塞罗那下飞机以后,我们脱下了身上厚厚的毛衣和羽绒服,我们在德语国家都受够了冻。比起德国瑞士那白雪没了膝盖的天气,南欧的天气实在是太美好了,一年四季如春,就像是欧洲内的东南亚。是的,这才是度假!

从机场驾车到市区会经过一座大桥,这里离机场还很低,飞低的飞机好像差不多就要碰到桥了,四周闪烁的灯光在我的相机里变成了光圈。在我印象里,所有通往机场的大桥都是这样的,陌生又兴奋。
一路上车辆畅通无阻,这可能是巴塞罗那的城市规划有关。鸟瞰整座城市,就像是被码得整整齐齐的豆腐块或者键盘一样,呈八角形网格状,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从地理上保证每个居民的居住权利。没有社会分级,区域不分好坏,他要求平均每几个街区就要共享一所教堂、学校、市场、墓地、公园以及警察局。正方形的建筑单元边长113米左右,用20米宽的道路隔开,并有50米宽的大道贯通对角线抵达市中心,而每个单元中心的小广场又保证了绿化和休闲用地。公共设施平均分配,既保证每个人都享有使用公共资源的同等权利,又能提高城市运作的效率。这样一来,城市属于上波,下波的水源比较多,如果有洪水,那么就受到洪水破坏,所以就做成这样的,这样才不会受到洪水及其它的灾难。在每个“豆腐块”的四个角,被打磨成圆形,这样在四角可以容纳下更多的店铺。所有的交通灯都是同时改变的,所以,如果你没有遇上红灯,那么你一路上可能都会是畅通无阻的,减少了等红灯的时间。所有的强迫症患者应该都住在整齐到发指的巴塞罗那。

交通灯的转弯区域呈圆角
交通灯的转弯区域呈圆角

导游跟我们说,这几年欧洲经济下滑,西班牙实在是太穷了,一个月工资就几百欧,每天都有人因为还不起房贷被银行赶出自己家。晚上千万不要出门,这里不但强奸犯很多,强盗更是可怕,有一次两个强盗就拿着AK 47 在别人婚礼上抢劫。所以我当然不敢出门,但是宾馆里的装潢又很奇怪,床单是橘黄色的,又在走廊的尽头。有一天晚上有人急促的敲我房门把我吓得要死就没开,第二天同行的一人告诉我是他昨晚饿了,想问我要拖放在我行李箱里的榨菜。另外一个晚上,我在酒店楼下抽烟的时候,有两个外国女孩拜托我帮她们拍以酒店招牌为底的相片,我打开她们的相机,这么低的像素,只能模糊的看得清酒店招牌,他们的脸被深深的隐藏进了黑夜里。

 

早饭之后我们想出去逛逛,本来是乘坐巴士的,但是半路上大巴跟前面的车磕了,两辆车的司机在路边一边聊天一边等保险公司过来。我们只能步行去逛街,巴塞罗那的斜坡路比里斯本还可怕,不知道骑车的人要怎么办。同行的几个德棍又在抱怨地面上的落叶这么多也不好好扫扫,这种事在德国不会发生的。路上有很多卖艺的 人,大多全身涂完金属漆,其中一个还能不依靠外物坐在半空中,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不知道不知不觉中跨越了多少个豆腐块之后,我们靠近了巴塞罗那最负盛名的圣家族大教堂(Sagrada Família),在快走到大教堂的时候,导游把我拉去了对面的公园,说这里才是最适合以大教堂做背景拍旅游照的地方,果然周围的人都在摆pose拍照。觉得旅游团式的旅行实在是太没意思了,真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只能是回国之给亲戚朋友看这些带有自己大头照的相片和各种奢侈品,涨不了什么旅行经验。

身体悬空的街头艺人
身体悬空的街头艺人

出生在这个城市,并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的安东尼奥•高迪(Antonio Gaudi i Cornet),连西班牙语都不会说,只会说加泰罗尼亚语,与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交流需要用翻译。有人说他听得懂西班牙语,但是因为藐视所以一直假装听不懂。他是整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最出名的建筑师,别人都说他是一个怪人,赚了这么多钱还不修边幅。在1926年6月10日,这本来该是平常的一天,除了有轨电车在今天通车以外。但在通车的第一天,就把以为老人给撞倒了,这如果发生在中国,肯定被视为不祥之兆。撞倒的应该只是一个乞丐,他穿着破烂,形容枯槁。就像其他横死的流浪汉一样,他被送到公共坟场草草埋葬。这个“乞丐”就是高迪,巴塞罗那的瑰宝。

我记得在百度知道上有人问到:以当今的技术连迪拜塔都树的起来,为什么圣家族还要建几百年?这个问题不难回答,来巴塞罗那看一下教堂真身就知道了,有人说大教堂像是一个稍微有点融化掉的冰淇淋,那是因为建筑细节太多的缘故,高迪曾经说:“直线属于人类,而曲线归于上帝。”圣家族大教堂的设计完全没有直线和平面。所谓的“圣家族”,指的是劳动者的守护神圣约瑟夫的圣家堂。整体设计以大自然诸如洞穴、山脉、花草动物为灵感,该教堂是一座象征主义建筑,分为三组,描绘了耶稣基督的诞生、受难及复活。其余塔分别置于各立面共12座塔代表耶稣的十二门徒,分别有100米到110米高,中间还有一座象征着圣母玛利亚的高塔,高150米。如果你有一整天的时间来观察建筑的每一个细节,估计收获会比阅读《圣经故事》更多。

圣家族大教堂风格被称为“新哥特主义”,哥特主义本来就有一点吓人,但还是比不过这里,估计是因为当建造者的宗教信仰上升到一定的等级时,他的作品就难以被世界理解了,唯有敬畏。在设计教堂内部装饰时,高迪为了把圣经故事里的人物描绘得栩栩如生,时常上街找路人做模特拍照,回去之后依照相片设计图纸。他找到一个教堂守门人来当犹大,又好不容易找了一个6个指头的彪形大汉来描绘屠杀儿童的百夫长。为了在一座门的正面表现被残暴无道的犹太国王希律下令屠杀的数以百计的婴儿形象,他还特地去找死婴,制成石膏模型,挂在工作间的天花板下面。不过这一次都被后建的教堂部分给毁了—它们粗劣得就像是儿童游乐场,估计这就是为什么在网上找到的相片永远只有教堂正面。高迪在完成东面的“诞生立面”和西面的“复活立面”便撒手人寰,留下后人大量晦涩难懂的建筑手稿,天才已死,衣钵无所继承。他的学生们研究手稿,再参照高迪的其他作品如“米拉之家”等完成其他的设计。施工团队找的是中国的施工队,因为投标价格最低,也怪不得被后人建成如此了。

教堂的建设遵循赎罪的理念,资金从一开始就只是来自于私人的捐赠施舍,该形式延续至今。现在建造的主要资金来源于门票,每一张门票上都写着“您慷慨的门票钱会用于建造此教堂的每一砖每一瓦”。加上设计及其之复杂,就这样一边筹钱一边缓慢的建设,估计只有上帝才知道什么时候能造完了。

圣家族大教堂
圣家族大教堂

 

 

 

巴塞罗那被誉为高迪的城市,高迪的作品当然不只是大教堂,巴特罗公寓(Casa Batllo)代表的是高迪在童话风格上的造诣。巴特罗公寓引用了加泰罗尼亚地区的传统故事:龙一条把公主囚禁在了城堡里,圣乔治(不是王子)把龙杀死救出了公主,龙的鲜血变成了鲜花,圣乔治就借佛献花送给了公主。从巴特罗公寓的外观上说,鳞片状拱起的屋顶是巨龙的脊背,贴满彩色瓷砖的外墙象征着龙身上的鳞片,阳台则是面具。如果说圣家堂是高迪用光线在讲故事,那么巴特罗之家就可以算是他在用故事盖房子。与圣家族大教堂一样,建筑用的都是曲线,不同于教堂的细密线条,因为巴塞罗那靠近海洋,巴特罗之家用的是柔和的波浪形和曲线,像是童话之中美人鱼在蓝色海洋里的闺房。

如果说公寓的外观代表了艺术家无尽的想象力和浪漫情怀,那么巴特罗公寓是内部就代表了人体工程学和仿生学的现代科技,阁楼的墙面采用了纯白色调,悬链式拱形结构为基本建筑架构,是龙的“胸腔”与“肋骨”,二楼的大落地窗和细小的装饰外柱是巨龙的“牙齿”。西班牙人喜欢阳光,他们经常在自家的午后庭院里喝茶和吃饭,公寓里所有的光线都是通过门厅顶部造型怪异两扇天窗透进来的,这两扇天窗,应该是龙的“眼睛”。高迪独处设想的在门厅与主厅间房门上的彩色玻璃窗和天井的设计都有效的调节了进入公寓的自然光线,在公寓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一个地方是阴暗潮湿的,也没有地方因为接受了太强的光线而让你睁不开眼。阳光透过阳台上的五彩玻璃,照射出像是海底世界一般的光芒,下到底楼,主人经常在这里办 Party。所以,巴特罗公寓在一天中最美的时刻一定是在中午光照最强烈的时候,每一篇碎砖上都被折射出彩虹一般的碎钻光芒。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有钱,又遇上了一个好的设计师,不管你想住在深山里的别墅,还是犯了公主病想住进城堡里,这些都可以实现。

巴特罗公寓
巴特罗公寓

 

有一位叫佩雷•米拉的土豪先生,想跟一个富孀结婚,估计是那位富孀也有公主病吧,加上土豪非常喜欢巴特罗公寓,邀请高迪也帮他设计一座公寓,比起富孀将来会带来的家产,投资房子这点小钱又是什么呢?这就是位于格拉西亚街(Passeig de Gràcia)上的米拉之家(CASA MILà)。高迪觉得像是米拉先生这样的人,即使现在愿意花钱建房子,结婚以后老婆成了黄脸婆以后,他肯定又会心疼这钱了。所以米拉之家的2楼以上的面积都超过了一年的实地面积,这有点像是中国的骑楼,外墙又建成了波浪状,这样可以在有限的土地面积之上扩充出更多的建筑面积。一楼作为店铺出租,米拉夫妇住在二楼,三到六楼被做成隔断间租给外来务工人员,这里还诞生了世界上的第一座停车场。建筑物的重量完全由柱子来承受,建筑物本来是没有主枪的,不论是内墙外墙都没有承受建筑本身的重量,所以,即使把整栋公寓扩建又割断成了鸽子笼,建筑物也不会倒塌。现在公寓做了景点,票价还是贵得惊人,再花高价在内部的餐厅上,点一道中文菜单上的羊奶酪,保证你后悔要死,如果米拉生活在现代的北京,他肯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房东。

在意大利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执导的电影《过客》,曾出现了米拉之家的屋顶,屋顶的雕像像是高迪从外星呼唤来的外星人,30个形态各异在跳舞的烟囱也让电影显得更加诡异,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适合拍科幻片还是文艺片呢?这里才是这座建筑最为美妙的地方。别人都说米拉之家比巴特罗公寓更出名,建筑上更合理,但我就是觉得米拉之家颜色灰扑扑的。可能因为我在北京住的房子里有隔断间的原因吧。

米拉之家
米拉之家

我曾经问过一个外国人:你是西班牙人么?他说:不!我来自阿拉贡联合王国。我当时有点困惑,上网一查阿拉贡联合王国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省的首都。这么一说,可能我去问下一个西班牙人,他可能会说:不!我来自加泰罗尼亚国!

所以,我可以说我没去过西班牙,我只是去过加泰罗尼亚而已。导游跟我说,还有刚移民到巴塞罗那的中国人,发现孩子的教科书是加泰罗尼亚语而不是西班牙语跟老师吵架的。别听那些蠢货的!他们就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最有钱的,被西班牙拖了后腿一直想独立而已。但是如果他们独立了,那西班牙的强盗省也要独立,其他的地方也要独立,那样西班牙就独立成7,8个国家了,如果他们都不入欧盟,谁愿意办7个签证过来旅游?

在我小时候迷恋西班牙足球队的时候,我爱屋及乌的开始了解这个国家。都说西班牙人热情得不行,国粹斗牛和弗朗蒙戈舞划破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跟人说话的时候几乎是鼻子碰鼻子的距离让你觉得不好意思。他们略微晒黑的皮肤和无时不刻都在微笑着的脸告诉你他们是多么热爱生活。我看伍迪艾伦的《午夜巴塞罗那》,斯嘉丽约翰逊在这座城市里迷失,这里温暖的天气,潮湿的人心和西班牙人特有的眼,仿佛是让人不能拒绝的来自伊甸园的邀请。

但是这些,我完全没有在西班牙看见过。

我看见的只有西班牙男人头上像锅刷一样卷的黑色小卷毛,中产阶级被征收富人税,说不利索的英语(连在机场工作的员工都不会说),还有散漫的工作态度。有一次,我们跟某500强公司的巴塞罗那分部开会,整场会议下来,接待都没有给我们倒过一杯水,主讲人员打开PPT,拿出稿子面无表情的用西班牙式英语演讲,一直没有抬过头。与我们随行的翻译的桌上摆满了对方公司的名片,他一边艰难的在辨认在这里又长又难记的名字里,到底谁是谁,一边面露难色的翻译他们的西班牙式英语。这跟在德国或是瑞士开会,会场里准备了可供畅饮的不同品种的饮料和点心,会后还赠送精美巧克力的同一家公司的其他分部相比,真是天壤之别。一出公司门,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只被汽车压成烂泥(这是条步行街)死不瞑目的鸽子尸体。我不知道西班牙今年的经济滑落,跟他们散漫的工作情绪是否有关。

即使被死鸽子恶心了一点,我还是想继续逛逛这条步行街,经过加泰罗尼亚广场(Plaça Catalunya),就到了被称为兰布拉大道(La Rambla)的步行街是余秋雨笔下的流浪者大街,西班牙诗人费德里戈•加西亚•洛尔卡(Federico del Sagrado Corazón de Jesús García Lorca)曾经说过,兰布拉大道是“世界上唯一我希望永远不会结束的街道”。或许吉普赛人曾经在这里留恋过,他们的后代,连同其他异国的流浪者和艺术家把这里当作展示自己的画廊。这里可能是最适合外国游客体会西班牙风情的一条街,也是本国人在枯燥生活中需要到的出路。比起国内喜欢宰人的旅游景点 ,这里的价格实在是公道,毕竟这条街中最吸引人的不是商店和百货公司而是小商贩,即使身上只有几个钢镚,也能买到好玩的东西。经过在西班牙带有传奇性质的利塞乌大剧院(Liceu Grand Theatre),这是巴塞罗那人最引起为毫的大剧院,不过自建成后不久就在火灾中损毁,之后重建,再遇火灾,再建。也不知道是因为剧院的坏运气还是因为歌剧魅影呢?在博克里亚市场 (Mercat de la Boqueria),有一些露天的摊贩,卖的是自己制作的手串,3 欧元一个,是不错的纪念品。或许可以在这里买到某个早夭的西班牙少女带过的画有大波斯菊的帽子,或许能买到曾被西班牙国王触碰过的花盆。我被卖没有牌子的小首饰的小摊迷住了,老银首饰上透着油亮光泽的暗黑颜色,感觉像是跟欧洲的历史一样古老。一个小小的银子十字架,店家开价200欧,我不知道是因为这他传家的宝贝所以价值连城,还是他本来就想坑我。西班牙“油条”贝果就是价格可爱的货品之一,油条沾着糖霜裹在浓浓的奶油里,甜得像是孩子手中的糖果。在这些小摊的背后,自由画家在街道两侧支起之家,为行人花一张素描或是水彩,或者在这些看似潦倒的画家里面,会有未来的毕加索?道路的一侧隐藏着一个菜场。西班牙的水果很出名,像是东南亚的水果一样多汁香甜也不贵,就算不想买,对着五颜六色的水果和蔬菜拍照,出来的相片肯定也很美。菜场里也有卖巧克力、干果、自家酿的奶酪和果酱的。我们去超市里想买几瓶红酒试试,虽然没少喝法国和意大利的红酒,但是对于西班牙红酒的了解还真的不多,加上看不懂标签,只能靠价格选择。买了4瓶从5欧元至40欧元的红酒,回去一试,大家公认还是5欧元的那一瓶味道最好。

加泰罗尼亚广场
加泰罗尼亚广场

 

兰布拉大道
兰布拉大道

 

Hard Rock Café
Hard Rock Café

 

 

多次起火的利塞乌大剧院
多次起火的利塞乌大剧院

 

 

 

 

一路走到兰布拉大道的尽头旧港口,除了吹吹海风,还可以看看1888年为万国博览会所建的哥伦布纪念塔(Monument a Colom),据说这是林达《西班牙旅行笔记》封面的图片,哥伦布遥指美洲的方向。这里不但是个不错的观景点,听说很多人也选择在这里等朋友,毕竟兰布拉大道那么长但是纪念碑只有着一座,小偷也喜欢在这里凑热闹,你们这些看着就很有钱的中国人特别容易被盯上。不知道会为了航海家建雕像的国家,除了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两个老牌海上霸主之后还会有谁呢?不过到了现在,这位航海家以及下面的石狮子都沾满了鸟粪,不禁感叹帝国老矣。

哥伦布纪念塔
哥伦布纪念塔

 

 

我们在西班牙待了好几天,其中只吃过一次本地菜,因为是客户公司请客的。那真是个美好的中午,这餐厅就像是上海法租界的高级版一样,其他食客都在门外戴着墨镜晒着太阳吃午饭。不过之后我有一点失望,我点了一条鱼但是上了一整条,而且没啥味道。除了那一堆饭和在酒店内的自助早餐,我们每天的每一顿饭,导游都带我们在中餐馆吃,每次都是我们在包间里面吃,导游一个人在大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落寞的吃面条,旁边坐着一桌估计是被中国女朋友拖来吃面条的西班牙人。我离开中国也没有那么久,哪来的那么多的思乡之情去哪都要吃中餐。我来西班牙是为了吃西班牙海鲜烩饭而不是吃鱿鱼炒豆芽的(天啊那菜是灰色的)!有一天晚上我在中餐馆里喝了很多,其实我很不开心这餐馆周围都买不到海鲜烩饭开不了小灶。在餐厅门口抽烟的时候我遇见了老板, 我给他递了一支烟他就很开心的跟我聊了起来,我问他怎么我们老来吃中餐呢?他说因为导游没带一个客户来就给他1~2欧的回扣。我顿时就火了,跑回餐厅质问导游:“你居然就为了一欧元把我给卖了!还我的海鲜烩饭!”旁人挡都挡不住。

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往北边去,去奎尔公园(Park Güell),同样是高迪的作品。如果要问起高迪的金主有几个,我也不知道,但肯定少不了这位奎尔先生。金主奎尔在美国捞到一大桶金,回巴塞罗那做房地产投资,建造了一个有60幢花园式别墅的高尚地区可惜呢,也不是是那会房地产市场不好,还是他太背,14年里只卖出2块地皮。于是他想到了巴塞罗那的偶像高迪。“高迪老兄啊,你要帮帮忙啊!我找了法师和风水先生但还是卖不出去啊!你看我一向对你不赖,你就来改建下房子吧!”

事实证明高迪还是有捞金的能力的,对于慷慨的金主也没什么高傲的气质了,连隔断间他都能造能何况是社区公园呢!没花了14年的时间改建,1922年就被政府收购了,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现在哪还用卖这些烂尾楼呢,收收门票就够了。不知道怎么我怎么就不看看攻略上所说的坐公车从后门进呢,从前门进的我可没少爬坡,还冒险闯了红灯。我记得曾经有一个德国人跟我说,闯红灯又没被撞死就是“small happniess”。有蜿蜒小径穿梭在各种热带、温带植物杂错的人造森林之间,热带岩洞一样的走廊和造型独特的长椅实在是不像皇家的东西,反倒像小孩子的怪梦,就连公厕,都跟冰淇淋似的。一大群人围着彩色变色龙拼成的变色龙拍照,估计是因为大家一看到这相片就知道你来过巴塞罗那了。听说这变色龙还有排水的作用,当倾盆大雨的时候,变色龙还有他的好朋友蜥蜴会碰触从百柱厅中积压的水。我不知道为什么百柱厅要叫这名字,因为它只有86根罗马风格的陶立克式支柱。除了柱子顶部的一些装饰,这一层也就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之上一层是个圆形大广场,面积跟市区内的广场差不多,除了没有兜售的小贩,如果跟朋友在这里走丢,估计就找不到了。都说这里有世界最长的长椅,但是大家也只会坐在这里远瞻巴塞罗那的风景而已。长凳的内弧可容下一对情侣,但是终生未婚的高迪当时禁止情侣入内,估计这些情侣椅他是想留给他梦中的情人的,他估计是当年情侣去死团的团长吧。

奎尔公园里的人造森林
奎尔公园里的人造森林

 

 

 

公园里的土坡和住房
公园里的土坡和住房

 

 

 

变色龙和蜥蜴喷泉
变色龙和蜥蜴喷泉

 

 

 

 

百柱厅
百柱厅

 

无论是去到哪个城市,我都喜欢去到城市的至高点去看看城市的远景,去找寻这座城市开始的遗迹。圆形广场外的巴塞罗那,被太阳洒了一身,跟浩瀚的地中海洋挤在了一起,海鸥倒是很悠闲,整片空旷的天空都是他们的领地。如果我能找到能帮我拍照又不会抢走我相机的陌生人,我愿意以这样的背景拍一张如文艺女青年被风吹乱头发的相片,不过在相片里,我一直都逆光。

圆形广场的另一面有一座矮山,山上排满了结不出果的椰子树。从楼梯爬上山,这里好像是富人私密的住宅,一把把大锁把满园春色以及之中的别墅都锁在了里面。从小道之上,可以看见楼下的小广场上的街头艺人,他们有的独奏民谣乐器,有些组了一个小乐队,那一天我还看到有中国女生弹古筝的,如果运气好,还可以免费观赏弗朗明哥舞。

这里真是个度假的好去处,我会一直怀念这里温暖的天气,以及在潮热泥土之中种出来的橄榄和葡萄,如果有人愿意赠与我在巴塞罗那的葡萄酒庄园让我留下来,我一定不敢说再见。

 

 

圆形广场
圆形广场

 

 

 

楼下的小广场
楼下的小广场

————————————————–附赠的安道尔游记————————————————-

安道尔风光
安道尔风光

 

 

 

 

 

一半迷雾一半晴朗
一半迷雾一半晴朗

 

周日的欧洲实现是没有什么好干的,在基督教的影响下,没有人工作,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只有一些中国人和犹太人的商店还开着。这一天如果就待在巴塞罗那睡觉实在是太无聊了,导游建议我们去游览西班牙旁边一个叫做安道尔的小国,就当是逛逛街,那里有很多商店还是营业的。安道尔是欧洲的四大袖珍小国之一,是位于西南欧法国和西班牙交界处的内陆国,为9世纪时查理曼帝国为防范摩尔人的骚扰而在西班牙边境地带建立的小缓冲国。法、西两国同时享有对安道尔的行政统治权和宗教统治权,不过两国对于争夺安道尔的冲突时有发生。现在安道尔的经济主要靠旅游业,不需要签证,以滑雪产业和被称为“避税天堂”的购物业为主(我去得比较早,听说2012年之后除了烟酒,其他的商品需要赋税了)。

专门为了逛街而出国我可没经历过,不过我愿意为此增加一个游历新国家的体验。我们是包车去的,但听说散客也可在网上订购大巴票。三个小时的车程比去巴塞罗那的奥特莱斯远多了,本来打算在车上好好的睡一觉,醒一下昨晚的酒,不过很快我就被窗外的景色迷住了:如果说天蓝色的天空在欧洲到处可见比不稀奇,天空之下连绵的山川也随处可见,那么地中海气候之下的山川和天野呢?这里不像是阿尔卑斯山一样山顶有浮云和积雪,这里的山顶或被树覆盖,或山体裸露,在阳光之下映为橘色,像是南欧的女人一样直接和热情。途中经过一片湖泊,这里不是什么旅游景点,网上也查不到任何资料,平静如蓝色镜面的湖泊被夹在山峦之中,湖中突出的小岛像是另外一座小山,却不逊于瑞士或是芬兰的湖泊。我猜可能是因为安道尔的平均海拔1100多米,是欧洲地势最高的国家,这里以前或许只有山川,在地壳变动中,这几座山之间形成积水,变为今日的湖泊。可惜我只是坐车路过,未能下车一栏风光,在车里匆匆拍下几张相片,相片中还反射出玻璃窗上镜头的影子。

这一天是南欧地区向来的好天气,阳光普照,天气中没有颗粒和尘埃。忽然汽车在一瞬间冲入了一大片迷雾之中,四面被浓雾遮盖,司机打开了车灯勉强前进。这样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才冲出了漫天的迷雾。在加油站休息的时候,我还看到那一片迷雾的边缘溶于晴天之中,这种气候状态让我摸不着头脑,只听说这是这里特有的气候。

安道尔应该是我去过最小的国家,首都叫做安道尔城(跟同时是小国的卢森堡的首都也叫做卢森堡一样),从停车场出发步行穿越整座城市,只需要15分钟左右。这里被称为“避税天堂”,整条街上自然只有商店了,售货员大多只说西班牙语和法语,英语并不好。这里的商店涵盖了烟酒、服装、化妆品和数码产品等,一线的品牌这里是没有的,大多是二线品牌,比周边的欧洲国家,价格低上一到三成左右,比原产国更便宜。虽然价格便宜,不过商品的款式和品类都很全。手表的价格大概是国内的6折左右,还可以讲价。这里的化妆品没有专卖店,都是像是机场免税店和丝芙兰一样,像是化妆品的超市。我买了一些化妆品,售货员送给我一些男士香水小样作为赠品,我跟她说能不能换成女士香水?她可能是语言不通以为我想要更多的赠品又给我拿来大概20个试管小样,真是愉快的购物体验。

午饭吃了的是西式自助餐,可能是因为导游没有跟这里的中餐馆达成拉客拿回扣的协议的原因,自助餐价格适中,偏向于意大利还有西班牙式的口味,水果丰富,肉类食品的口味也不错,可惜没吃到本地佳肴黑樱桃鸭胸。听说在Caldea SPA附近还有一家香港餐厅,我最近吃中餐太多吃得很不开心就不太想去了。除了这些大型的购物商店,在自助餐厅旁边的小鞋店也很有意思,店主是个不会说英语的老头子,看到有客人进来也不推销,任由客户试穿这里的鞋子。我不知道这里的鞋子是不是二手的,都没有鞋盒,看上去倒是崭新的,我买了一双造型奇特的巫婆靴子,价格适中,不过买回去之后几乎没有穿过。

安道尔的购物街
安道尔的购物街

 

听说安道尔在我旅行之后的时间里,因为背负“避税天堂”的恶名,被欧洲的查税的风暴推倒风口浪尖,这里的商品和把资金储存在这里的商人被迫赋税。加上近年安道尔的下雪量减少严重影响到了滑雪业,经济大打折扣。在大国夹缝中自保的小国们很容易受到这些影响,严重起来会被威胁到主权,这里只能希望安道尔好运了。

 

ifyouth.com  (本文摘自豆瓣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